晞☆小号

求同好交流!

和好友讨论的新坑/其二

占tag抱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傻吊文

看什么看,猫都比你会暗杀!

和好友讨论的新坑/其一

占tag抱歉

我就看看有多少人想看我写这个糖刀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大家看看我的cp关键词……

哈哈哈糖是什么不存在的/其一

塞雷布斯▪长大后

刺客信条头像图章,随意拿去用

画完这些我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

【AltE】恍若隔世▪其一

我怎么有我这篇会写成长篇的错觉……明明我的文件夹里刺客坑都有十几个了,不行,我得三章完结掉它。

短小预警,OOC预警,文中有非常明显的彩蛋。

时间是平静流逝的湖水,但它偶尔也会泛起涟漪。

时光源头的雏鹰坠入水流,溅起万层微波与水珠,与岸上的男孩隔着时光相望——

“……唔,你好?”艾吉奥看着水中和他相似又不同的身影发问,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艾吉奥又看了一遍自己的穿着和水面的“自己”的穿着。

什么鬼,他只是爬树的时候一时不慎跌入观赏湖里,但也不至于因为他爬上树所以就大白天见鬼吧?

现在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且贴着身子,头而发还在不停的往下滴水,可水中倒影的影子的衣服虽看上去相同款式却干爽又整洁。

艾吉奥望着水面赶紧冷静思考了一下,然后立马双手掬起一捧水就在他自己脸上又糊了一下,再抹干一看他水中的倒影虽然衣着相同,但却露出了十分鄙视的关爱智障的眼神。

不行,完全冷静不下来,艾吉奥已经开始觉得可能是他爬树的姿势不对,或者说他爬树这件事就是个天大的错误,现在再爬一次树或许就会没事了吧,哈,哈哈哈。

水中倒影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容有些狰狞的开始说话——很神奇的,虽然对方说的完全不是意大利语,额,影子不能说话就不要在意了,这件事本身就足够奇怪了好吗,艾吉奥他就是明白对方那话语里是危险的意思。

【你再把我泡在水里试试看:)】

一秒变怂的艾吉奥赶紧离开了这片诡异的湖,但不管是不是这个湖的锅,衣服湿漉漉的也的确不太好受,说不定换个衣服远离这片湖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假的哈哈哈哈。

……偷偷溜到专门给爬完树换衣服的隔间,艾吉奥换完衣服看着镜子里服饰和样貌还是完全相同,但偏偏神情姿势完全不同的“他”,十分冷静的,缩到了旁边的衣柜。

“你你你别过来”

语气虚弱至极,简直仿若下一秒就会断气,可以说是非常冷静而又深思熟虑的抛弃了思考的放飞自我。

镜子里的“艾吉奥”表情显得更嫌弃了,他微皱着眉头说“我叫阿泰尔,不是什么鬼怪”

“而你最好可以解释下,为什么我一下水游泳就到了这里”

经过一番字面意思的鸡同鸭讲不同语言的友好会话,艾吉奥看着阿泰尔的身影终于不再瑟瑟发抖,但是在他终于鼓起勇气后的一个慌神——

镜子里那个拥有自我意识的阿泰尔消失了,他的影子还是与他完美相同的动作神情,就像是这场午后略带荒谬的真实梦境,终于在艾吉奥的祈祷下突兀的结束了。

【Connor/Edward】十厘米爷爷在线开船②

自拉顿哈盖顿认识爱德华已经过去一月,爱德华简直完美成为了拉顿哈盖顿内心的父亲,他知识渊博,精通战斗,会陪在拉顿哈盖顿的身边,并且绝对不会离开。

虽然就他们交流爱德华生前的时间来看爱德华的辈分更像是他的爷爷,而爱德华在教导拉顿哈盖顿使用匕首后发现他更适合劈砍类的斧子和弓箭,爱德华对此只表示——

作为生前曾经是纵横大西洋的四枪双刀的海盗刺客,爱德华使用过双刀的经验使他对于斧头的适应其实相当好,连带着使用过四枪的经验,在找到寒鸦号上莫名出现的印第安弓箭联系了一段时间后,也是很快就足以教导拉顿哈盖顿的水准,虽然就身体大小而言只能教导拉顿哈盖顿射箭姿势和用斧技巧。

拉顿哈盖顿对于只有他巴掌大小的爱德华的教导刚开始是拒绝相信的,谁让对方小看上去连一只兔子都杀不了!

但在爱德华用斧背和没有箭头的弓箭将拉顿哈盖顿揍了一顿后,这种想法就完全消失在了拉顿哈盖顿的脑海里——

谁让看上去身体比爱德华大那么多的自己如果真打都被爱德华打的可以死好几次(爱德华没箭头的箭攻击喉咙,额头,会感到有一点点痛,爱德华持斧子在树枝上信仰之跃到拉顿哈盖顿后颈用斧背攻击)

爱德华表示他白天其实可以出现,不过非常困,就像是他死后的生物钟与常人相比被颠倒了,然而在白天叫醒爱德华并不会对他有什么损坏,所以拉顿哈盖顿正在努力将爱德华的生物钟给扭回正常人的生物钟去,这样他和爱德华在白天就能多相处一段时间,这样至少不会让拉顿哈盖顿感到太过孤独。

而现在爱德华在晚上出现与其说是教拉顿哈盖顿弓箭,倒不如说是给拉顿哈盖顿讲睡前故事,讲他在那久远的过去和船员所唱的船歌,讲那大海的宽广与神秘,一些离奇而惊险的冒险故事。

对爱德华来说,拉顿哈盖顿填补了他失去所有的空洞内心,或许是他对海尔森的移情到了拉顿哈盖顿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真的把康纳看做他的孩子,尽管他们之间可能没有多少血缘关系。

“这是一只寒鸦的故事,因为和我的寒鸦号同名所以我记住了这个故事……小寒鸦认识了很多人,以为它永远不会失去自己的伙伴,所以它的前半生因为它与朋友的肆意妄为犯了很多错,于是在它的后半生它不得不去加倍补偿,当寒鸦在大海上终于累了,不想再飞了,它最后和朋友们唱了一只船歌,然后飞离了码头,终于回到了藏着它最宝贵的宝物小小的巢穴里……”

爱德华看着睡着的拉顿哈盖顿突然感到了安详,寒鸦丢失了一切,但它在它所跌落的大地上凝视着天空,从黑暗中还看到了星星——丢失了一切的寒鸦最后只找到了与它丢失的宝物相似的星星,总算还没有失去所有,可星星并不属于寒鸦,星星只是在寒鸦飞不到的高空上闪着与珠宝相似的光。

寒鸦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但它从星星的光里找到了希望,或许能顺着星星的光找到已然失却的珍宝。

“晚安,拉顿哈盖顿,我的星星,”爱德华努力垫高他的身躯,在拉顿哈盖顿的脸侧吻了一下,“寒鸦与你同在”

————————————————

新坑如下
【刺客信条+三年E班】Desmond觉得他还能抢救一下
戴斯蒙拯救世界后幼化穿越到三年E班的文,刺客就是要正面刚!
然而没系统上过学的Desmond也很绝望啊,什么都是从头学起,他一个二十好几的人还要上中学是什么鬼。
……为什么他不论到哪里都在学暗杀(▼皿▼#)!

【刺客信条】霍尔沃兹的刺客们/其一


假如他们死后成为了霍尔沃兹的学生,超龄入学的那种(外表还是合法正太啦),其中艾吉奥兼职教授

话说我写大纲的时候居然还埋了暗线玻璃渣,噫,赶紧删掉删掉,小甜饼万岁!(不存在于正文的暗线:阿泰尔生前寻找伊旬碎片认识了四巨头,一同研究如何给伊旬碎片下禁制,当伊旬碎片禁制失控的保险措施就是拖来先行者血脉后代的灵魂加固,然而加固好了就真的去往生了),正文只保留了阿泰尔在初期为建立霍尔沃兹对四巨头提供帮助,

正文是一人一篇全员(除了油炸双子和亚诺我不太熟所以没写),最后会写全都在一起到霍尔沃兹的番外

小声逼逼下阿泰尔的呼神护卫是艾吉奥(兼职黑魔法防御导师,授课就是唱歌,一唱就一节课,一学期下来你就精神魔防LV UP了),海尔森和康纳没有(罗琳说过呼神护卫必须想着欢乐的记忆才能使出,而他们一个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全部远去终生都活在谎言中,一个亲眼看着母亲死去亲自弑父,谁TM开心的起来啊),爱德华爷爷的不是活物,是寒鸦号(可大可小上天入地寒鸦号!要什么魁地奇,学会了呼神护卫就可以天天开寒鸦号上天啦!光轮2001都追不上的!),而戴斯蒙的呼神护卫是一只可爱的柯基,唯一正常的呼神护卫!然而本人似乎不太想要(大家都懂

第一章阿泰尔的场合/其一

当阿泰尔以为自己沉入了黑暗,死亡带来的并不是痛苦,相反它把人带入了永恒,接纳了一切疲惫的灵魂,拂去了他们生前的沉重负担。

过了大概是一瞬?一年?一个世纪?的时光后,阿泰尔从死的寂静中醒来了,那属于生灵的感受又回来了,阿泰尔所感受的不再是永恒的宁静与平和,而是世界的喧杂。

阿泰尔发现自己还能再次睁眼的时候不得不说他感到非常不快,他本该在死亡中永存,却被奇迹带回了人间,所以,这又是那个金苹果所带来的神迹?本不被他所需要的奇迹。

但他原本明明已经将金苹果封存起来了——现在阿泰尔身上所穿的衣服并不是是他生前所穿的那一件,而是他年轻时的刺客服装,还有问题是他所坐的椅子看上去大了很多,而且衣服的大小也有问题。

还有就是阿泰尔低头看见的他自己的手,那不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的手,而是一双属于年幼孩提的手。

阿泰尔十分冷静的分析他这是复活后的返老还童,但还没等他分析出更多,就有人出现打断了他的思考。

那是一位身着巫师袍的黑发青年,他甩着黑袍如同蝙蝠舒展翅膀,阴森森的出现在了阿泰尔的面前,“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希望你的脑子还没有被芨芨草塞满,独自一人躲在潮湿阴暗的地下室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举动,就连巨怪都不会喜欢这种环境”

阿泰尔对此不打算发表看法,金苹果所带来的奇迹有可能是环境也可能会是真实,真实虚假这一点没人能轻易下判断,包括他。

阿泰尔锐利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男子,同时开启了鹰眼,他的金瞳在黑暗里闪着光,黑白灰的视野里眼前的男子散发着友军的蓝光,阿泰尔则默默的收回了启动袖剑的手势。

“霍尔沃兹的开学典礼就在今晚,我想你还有时间去购买你的巫师杖和书籍,哦,或许还有一只愚蠢的宠物,希望你的智商会比它们高点,只要现在您愿意挪动您那高贵的身躯,我们现在还来得及去对角巷,”

阿泰尔对此言论不吭不响,他不确定金苹果是否还在这,所以他冷淡的对面前的黑发男子说“那么,请您在堡垒外面等待,我很快就会来到”

等对方在鹰眼视角里渐渐远去,阿泰尔才在对方离开后转身迈步,眼前全是走向密室的脚印(Ezio的),深吸一口气,打开了藏着金苹果的密室——

那第一文明的产物还在这,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诱惑世人举起它,但显然阿泰尔不在被诱惑的行列,他迅速的再次将密室关上,转身离开。

他知道有人打开了密室却没有取走金苹果,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他怎么会死而复生还返老还童,还有那位黑发男子是的来历。

而且霍尔沃兹?那个拥有四个(施加了禁制的)伊旬碎片的巫师学院?

或许他能在那找到他死而复生且返老还童的答案,阿泰尔淡淡的想,他记得那四个巫师在和他一起和妖精做约定时给他留了个宝库?

钥匙刚好就是袖剑和鹰眼呢,那群妖精最好别私吞了他的宝库:)